恒信购彩

  • <tr id='lKwuTd'><strong id='lKwuTd'></strong><small id='lKwuTd'></small><button id='lKwuTd'></button><li id='lKwuTd'><noscript id='lKwuTd'><big id='lKwuTd'></big><dt id='lKwuT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KwuTd'><option id='lKwuTd'><table id='lKwuTd'><blockquote id='lKwuTd'><tbody id='lKwuT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KwuTd'></u><kbd id='lKwuTd'><kbd id='lKwuT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KwuTd'><strong id='lKwuT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KwuT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KwuT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KwuT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KwuTd'><em id='lKwuTd'></em><td id='lKwuTd'><div id='lKwuT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KwuTd'><big id='lKwuTd'><big id='lKwuTd'></big><legend id='lKwuT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KwuTd'><div id='lKwuTd'><ins id='lKwuT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KwuT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KwuT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KwuTd'><q id='lKwuTd'><noscript id='lKwuTd'></noscript><dt id='lKwuT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KwuTd'><i id='lKwuTd'></i>
                中国工业报业务指导◥单位 工业和信息化部
                中国工业报主办单位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
               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
                主办单位 中国工业报社

                碳达峰、碳中和是走向未来能源的两个“里程碑”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源 : 中国工业新闻
                2021年07月08日 18:50

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微信∩扫一扫


                  碳达峰、碳中和“双碳”目标是参与全球的大考,是工业文明时代走向生态文明时代的赶考,中国不能△落伍。78日,在第三届未来能源大会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●员会名誉主任杜祥琬认为,碳达峰、碳中和是走向未来能源的两个“里程碑”,而且碳达峰、碳中和“双碳”目标有机相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杜祥琬分析,碳达峰瞄︽准碳中和是基础和条件,但既不是攀高峰,更不是冲高◥峰。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“双碳”目标,需要克服产业偏重、能源偏煤、效率偏低、对高碳发展路径依▓赖惯性大等巨大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前,能源低碳转型的必要性已是全球共识,资源可供性、技术可行性、转型经济性十分清晰,而且№能源低碳转型的科学技术基础坚实。对于能源低碳转型而言,我国能源资源基础丰厚,同样ζ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是我国能源资源禀赋的重要组成部分,目前我国已经开发的可再♂生能源不到技术可开发资源量的十分之一。杜祥琬认为,能源转型大趋势下,能源核心资产将』不再是煤矿和油气田,而是新能源技术新开发能力和对新能源关键矿〓物资源掌控以及新材料的科︽学创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未来生态文明时代的能源,必须是高效的、经济的,与环境和气候友好的,并且可持续的。由物理学的前瞻认知可以确定,未来能源的主流可能是核聚变。一个是太阳上的核聚变,即太阳能;一个是地球上的受控核聚变,即人造太阳。”杜祥〓琬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碳达峰、碳中和“双碳”目标,深刻推动经济和社会进步,是实现经济、能源、环境、气候共赢的大事,必将带来新投资、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交通、新建筑、新能源等一系列新的发展方式。杜祥琬表示※,我国能源低碳转型与能源安全并行不悖,目前“富煤”“缺油”“少气”已经不能准确描述我国能源资源禀赋,因为这是影响我国能源政策、能源战略的重大问题,需要重新认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十四五”期间,我国能耗增长主要由非化石能源+天然气提供,因此我国工业、电力、交通、建筑在实现碳达峰的同时,需要明确走向碳中和的方向和路径。杜祥琬表示,碳中和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,要开创一条兼具成本效益、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的路径,而实【现碳达峰的基本路径则是,在经济高质量增长的同时,进一步降低碳强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我国能源强度是世界平均↓水平的1.3倍,是OECD国家的2.7倍,远高于美、英、法、德、日等发达国家。在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下,节能、提效是减排的主力,也是战略之首。在当前消费水平下,能耗降低1%,就能减少0.5亿吨标准煤,减排二氧化碳1亿多吨。“我国优化能源结构,首先煤炭消费必须尽早达峰。”杜祥琬强调。(孟凡君)

                159-1049-4210
                cin1346@126.com

                微信

                微博

                头条

                直播

                快手

                抖音